您好!欢迎你光临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吔(散文)_锦州平川动画资源网!

体育

I

交友

I

论坛

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原创文学>>>散文集>>>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吔(散文)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吔(散文)
发表日期:2007/9/8 17:43:00 出处:原创 作者:江南快笔 发布人:江南快笔 已被访问 1096
字体变小 字体变大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
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吔(散文)

 

文/江南快笔

 

 

啊呀勒……
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勒
小心路上就有石头
碰到阿哥的脚指头
疼在老妹的心里头

          每每听到这首我老家的民歌,我总有一种震撼心灵的感觉,常常听得我泪流满面。那是因为我的亲人曾经追随红军,参加革命。他们英勇献身的精神在我的血液里流淌着……

    俊秀而伟岸的身材,飘然而破碎的长衫。双目如炬,一脸苍白。满腹诗文,绕凳而吟……长辈们一次次地向我描述祖父跟着红军上井岗的形象。
    打从生下来我就没有见到过祖父。命中注定,我一辈子也见不到祖父。祖父,这个亲切的字眼,这个亲切的人儿,在我心目中,是那样的遥远而虚无,就像是一个十万大山莽莽林海中飘缈行走的幻影。
    在旧中国乃至更古一些的日子里,我们谢家祖上的才子大都命运坎坷。比如说山水诗鼻祖谢灵运。少时而诗,诗名天下。做官,不得意,见不惯官场污浊,遂隐山林。终日饮酒做诗,又耐不住寂寞,便复出,又做官。谁知遭横祸,竟被杀。
    而我的祖父,一个唤做谢志金的白脸长身的山林秀才,本该在深山老林耕田种地,晨星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生活虽然艰苦,倒也平安无事啊。但祖父偏要浪迹江湖,作诗作文,且好打抱不平,参加革命,遭于厄运。这是不是命中注定的呢?
    祖父一生只活了三十三岁。他没有给家人留下任何值钱的遗产。除了一栋置之冬瓜山的茅屋以外,今日可见的就是一封短促的家书。这是祖父留下的唯一的遗笔。这封书法极好的绝笔,被我父亲一直保存在樟木箱底。
    1995年6月20日的那个阳光惨淡的早晨,我从父亲遗下的樟木箱子里,翻出这封对我家来说显得十分珍贵的绝笔。
    晨光下绝笔之字,显得古老而苍劲。似有血迹染过。
    这是祖父用生命换回的唯一遗产,字字千钧啊!
    祖父是在什么地方,被什么人杀害的?十五岁之前我一直不知。我只知道,人家有祖父,而我没有。我只好把叔父叫成阿公。祖父丢下年幼的父亲和不满周岁的叔叔,远去了。
    十五岁之后,我考上了省城大学,走出故乡大山,我忽然明白了许多世事。于是,我一次一次地打探:祖父是如何走出大山的?他为何被杀?是什么人杀的?在哪里杀的?
    从长辈们的口中,我知道一些关于祖父的故事。
    每次寒暑假重返故乡,我都要经过祖父牺牲的那个峡谷。
    那是湘赣边界,炎陵县和桂东县交界处。那山,沉浑厚阔,高不可攀;那水,在峡谷长河,绿得让人心惊。
    我看见西去的日头在那片林子里燃烧着,我怀疑那燃烧的就是我祖父的鲜血。它一直燃烧到水中,几只雪白的水鸟扑扑地飞远了,就像一串串烧给我祖父的冥钱。而祖父冤魂,永久地静卧于孤山里林中,是那样地寂寞而清冷。想到这里,我的眼泪就禁不住噗噗流下来了。
    泪眼朦朦中,我仿佛看见祖父穿着破旧的篮布长衫,依旧是俊秀而伟岸的身材,依旧是双目如炬,脸色苍白,依然是飘飘而来,无声无息而去。
    听长辈们说,祖父年少时,读书艰苦用功。带干菜,背红米,翻山越岭,去好远的地方读书。学成归来,他能绕凳而诗。而他的诗却未能流传下来。
    祖父是在一个深秋的早晨告别娇妻幼子,背着行囊去寻找红军的.在一次县城战斗中,他和穷人造反。且领头走。枪打出头鸟。祖父等人被俘了。接着被国民党判为"充军"。“充军”就是给国民党当“炮灰”。
    祖父好不甘心。在途经两县交界处,那高山峡谷间,祖父突然说:“我要屙屎!”两个兵就用一根草藤吊着祖父让他钻进林中去屙屎。祖父把草藤吊在树头,一面拼命往山上逃跑。两个兵发现了,就开枪,砰砰砰砰砰枪声响了。奔走如飞的祖父倒在草地上。鲜血从他的胸口涌出,染红了草地。
    祖父就这样走完了他的一生。
    祖母刘氏相继病故。我十三岁的父亲和不满三岁的叔叔成了孤儿。后来慈祥的叔公负起了祖父的责任。
    不久,父亲远走他乡,参加了共产党游击队。
    父亲的骨血里颇有祖父的遗风。他做诗,也写文。一生革命五十载,两袖清风,一无所有。离休后又回到老家务农。至七十,竟飘然而去。他留给我们兄妹的只有一卷长诗。
        祖父和父亲的遗产,在当今大款们的眼中,实在微不足道了。但它在我的眼中,却是一笔千金难买的财富。它是一种精神,一种不甘屈辱不甘被压迫的精神。它将长泽人间。是的,他们没有写出什么大诗。然而,他们的一生不就如诗么!
        今夜,我把电视剧《井岗山》又看了一遍。作为祖父的长孙,我没有什么值得告慰他老人家的,我就把这首回肠荡气、听了叫人流泪的歌点给长眠在大山里的祖父和父亲吧——


    
 红军阿哥你慢慢走

(女:)啊呀勒
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勒
小心路上就有石头
碰到阿哥的脚指头
疼在老妹的心里头

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勒
小心路上就有石头
碰到阿哥的脚指头
疼在老妹的心里头

(男:)啊呀勒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

(女:)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勒
走到天边有七星头
老妹等你又长相守
老妹等你又到白头

(伴)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
慢慢走勒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
走勒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
慢慢走勒
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

(女:)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勒
革命胜利有你回头
老妹等你又长相守
老妹等你又到白头
老妹等你又长相守
老妹等你又到白头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相关评论:



艾梅
(2007/9/13 0:38:00)

不能听呀

 发表评论:共有 1 条评论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锦州平川动画资源网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 联系人:Bill Zou

琼icp备090051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