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你光临苦月亮(八)_锦州平川动画资源网!

体育

I

交友

I

论坛

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原创文学>>>灵鸿文集>>>苦月亮(八)
苦月亮(八)
发表日期:2007/8/11 16:52:00 出处:原创 作者:灵鸿 发布人:灵鸿 已被访问 2359

    金宝,小大娘幽幽地叹了口气,艰难地开了口。本来,我是想把这事带到棺材里去的,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。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,也该让你知道了。

    你姥爷是东北的一个有名的将军,是个好色的人,你姥娘是被他强抢去的,做了第八姨太太,她性子柔,谁也不敢惹,所以在几个姨太太中老是受欺负,没几年就丢下我和一个小弟死去了。没了娘的孩子在家里更是没办法呆,你姥爷又经常打仗,就把我和小弟寄养在一个尼姑庵里,有一个保姆跟着我们。在那里,我跟一个尼姑学了一身武艺,跟保姆学了一手好针线。后来我回到了家,我爹身边的一个警卫员深深吸引了我,就是那个金帆。我们一见钟情,私定了终身,可你姥爷不同意,他很快就派金帆到前线打仗,不久就传来他在前线殉职的消息。我痛极了,本想跟他一起去了,可是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,我要给他留下一条根。这个时候,我爹却要把我当礼物送给一个官比他大的什么司令,我只好在保姆的帮助下逃了出来,入了关,就一直往南走,我想离你姥爷越远越安全。后来就被你罗锅老老爷给带到这里来了。跟了你爹,我想这下可安全了,你姥爷怎么想也不会找到这个偏远的小山村来的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事情还是被掀开了。

   

    啰啰大爷,金宝,金巧都听呆了,没想到在小大娘的身上会有那么惊心动魄的故事,尽管小大娘的叙述很平淡。

    娘,我得走,学校我不能回去了,那金--金帆......金宝艰难地咽了口口水,他已经自绝于人民了。无论如何,他还不能适应那金帆是他的爹,他也批斗过他不只一次的。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斗来斗去,他斗的居然是自己的亲爹!往后,恐怕他也将被别的人这样批斗的,他不能忍受,他必须走。

    小大娘叹了一口气,翻身下床。她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她要给他收拾点东西,尽快打发他走,金帆死了,她也感觉不到痛了,她唯一感觉到的是她的金宝会有大麻烦,她必须保护他。

    她把家里所有的钱给了金宝,又给他带了点吃的,一直送他到村口,眼看着他融入夜色之中。她再没了力气回家,就那么呆呆地坐在村口的老槐树下,只到天亮。

    以后的日子小大娘可就在被批斗的日子里度过了,银宝也被部队给退了回来,他的世界也变了样子,本来爱说爱笑的他天天憋在家里一声不响。啰啰大爷就忙着让人给他说媳妇,尽管小大娘成分不好,啰啰大爷成分也不好,但山村人讲的是实际,啰啰大爷和小大娘的为人,银宝的人品大家还是知道的。所以不少人还是愿意把女儿嫁给银宝的,看了几个,银宝也不说同意,也不说不同意,啰啰大爷就自做主张地给他定下了一个。没想到大年初二人家姑娘上门来拜年,银宝大年初一就没了影,他和几个伙伴去看戏,到了晚上人家都回来了,就银宝没回来,这下家里可翻了天了,啰啰大爷到处找到处打听,小大娘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,天天坐在村口的老槐树下呆呆地等,静静地流泪。寒风吹得她的头发乱乱的,无论谁劝也没用。小石头悔恨得直抽自己。啰啰大爷没了主意,只好哄她说银宝可能去了东北他二叔那里了。过了几天,真的有电报说银宝到了东北了。小大娘这才缓过劲来,但对金宝的挂念让她迅速地憔悴下去了。

    冬去春来,暑来寒往,不觉过了六个年头。金巧也出嫁了,小大娘把公婆送了终,刚刚要喘口气,大大娘又瘫在了床上。于是小大娘搬到了大爷的家里,又开始服侍大大娘。

    入了腊月,天气特别的冷,初十那天,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终于停了下来。清晨,太阳还没出来,西面的天空还挂着一轮淡淡的细细的月牙。小大娘打开房门,挎着一篮子大大娘用过的尿布到村外的大坑边去洗,来到村口,她习惯地向远处望去,路上,一大一小两个人正慢慢向村子走来,小大娘看不清那人是谁,这几年老是哭,她的眼睛坏得厉害。当那人走近了,喊了她一声娘,她才看清那人居然是她多年没音信的金宝,身边还带着个三四岁的孩子。

    来,成娃,这是奶奶,叫奶奶!金宝把那孩子推到小大娘面前。

    奶奶!听到孩子怯怯的叫声,小大娘扔下篮子,一把把孩子揽过来,那么瘦小,那么怯弱,那么可怜楚楚。他穿着一件单薄的很大很脏的棉衣,小手冻得冰凉。小大娘一边把孩子的小手塞进自己的棉袄里暖着,一边问:

    乖孙子,告诉奶奶,你娘呢?

     在我爸哪里呢.小大娘这才顾上去看金宝,这一看,吓了她一跳,这是她的金宝吗?他头发零乱,衣衫褴褛,脸色灰败,已经是摇摇欲坠的样子。他身上除了两个包袱,一床被子外,还有一个很精致的罐子,用一根绳子挂在脖子上。这个罐子里不用说就是成娃的娘了。小大娘急忙接过金宝的包袱和被子,带他们回家,来到啰啰大爷家门口,老远就听到大大娘在高声骂着,金宝说什么也不肯进门,只说自己有病,只要回自己的家。

    小大娘无奈,只得随他,她让啰啰大爷抱两床被子过来,并带点吃的东西。

    金宝回到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小屋,他用袖子把堂屋的八仙桌上厚厚的尘土仔细地擦干净,从脖子上取下那个罐子,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,眼里含着泪,哽咽着说:

    静兰,我们回到家了,我们回到家了啊!你该放心了吧。话音未落,他便软得如面条一般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 小大娘摸了摸金宝的额头,烫得吓人。她吓坏了,刚刚进门的啰啰大爷放下东西就急忙跑出去找医生了。可是,无论打针还是吃药,金宝就是高烧不退就是不清醒。后来,医生说了句准备后事吧,就再不肯给治了。

   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十六这天的月亮特别的圆。升得似乎也特别慢,有点不情愿的样子,月光却特别的亮,幽幽的月光洒满了屋子,比点了灯还亮,小成娃已经在暖暖的炕上睡了。爸爸的长睡不醒让他害怕,所以他特别依恋奶奶,小大娘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,直到疲惫不堪才肯睡。小大娘不停地用布巾包了冰敷在金宝的额头上。徒劳地想把他的温度降下来,金巧也守候在炕边,她要替替娘,但娘说什么也不肯,只是默默地不停地换冰。小大娘不相信,自己多年不见的儿子会不和她说句话就走,老天不会如此待她,老天怎么会如此待她呢。她一辈子也没干什么坏事。

    半夜时分,月光轻轻移到了金宝的脸上,也许是感到了月光的爱抚,也许是听到了娘的呼唤,也许是老天爷真的发了慈悲。金宝居然醒了过来,他睁开眼看到了他最亲的两个人--娘和妹妹。

   娘,金巧。金宝话没出口,眼泪就流了下来,我能死在家里,死也能瞑目了。

    哥你胡说什么啊。金巧从小就最听金宝的话,她最依恋大哥,看到大哥这副模样,她心如刀割。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小大娘已经是泣不成声了。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 娘,别哭,金巧,给哥弄点面条吃,哥有点饿了。金宝挣扎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 娘啊,我要走了,不能伺候你了,成娃还得你拉扯,我把成娃交给你了。金宝望着窗外的月亮,似乎他的静兰在向他招手。娘,静兰叫我了,我要去找她了,对了,静兰是你的大媳妇,娘,把那红花的包袱给我,那里有她的照片,你还没见过她呢。金宝从娘手里接过包袱,拿出一本毛主席语录,里面有几张照片,他挑出来一张递给了娘。照片上,一个大眼睛的姑娘在甜甜地对着小大娘笑。

    她是我大学的同学,我爹是国民党军官,她家有海外关系,还有,我们当年都写过所谓的有反动思想的大字报,所以我们一起逃走了。东北,内蒙,新疆,我们到处流浪,哪里偏远我们去哪里,可到处都在搞运动,哪里也没我们安身的地方啊。后来我们到了新疆,好不容易安顿下来,我们给牧人的孩子教书,他们对我们很尊敬,我们才有了成娃,可是静兰却生了重病,一病不起,打倒了四人帮,我们就想回来,可她病得厉害,根本走不动,她临走的时候嘱咐我一定要把她带回家来。现在我把她带回来了。

   

金巧端来了面条,金宝居然喝了大半碗。真香,多年没喝过这么香的面条了。他满足地喘了口粗气,从身边的一个包袱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手绢包裹的东西,打开来,是一只金手镯。娘,这是静兰留下的唯一的东西,是她娘给她的,她临走的时候嘱咐我,这镯子是给成娃媳妇的。您替我给成娃留着吧。把成娃交给您我也放心了。小大娘接过金镯子,已经是泣不成声了。再看金宝,已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

 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锦州平川动画资源网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 联系人:Bill Zou

琼icp备09005167